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人妻少妇  »  妈妈的答案

妈妈的答案

      

  妈妈的答案

  作者:狐生

  自从有一次打扫家里, 从妈妈的床下扫出一只电动阳具及一本裸照相片本后, 心中就一直存疑是否妈妈对爸爸不忠, 尤其当爸爸出国时, 妈妈晚上常独自一人外出, 有好几次我在电动阳具上做记号, 第二天发觉被移动过, 也常看见丢弃的电池, 那本裸照更离谱, 竟然摆出各种骚首弄姿的pose, 在我们家的前后阳台, 门口, 电梯内, 一楼的管理员柜台, 甚至一楼的大门口前, 白天晚上都有, 一看就知道是有人帮她拍照, 大门口的都是晚上, 可能是三更半夜拍的, 我内心非常火大, 但却不知如何找出答案.

  家中如有访客来, 其中有男性时, 我妈妈通常都会聊到她跳韵律舞的情形, 如果聊得高兴, 我妈妈都会藉口要教同行的女性访客跳舞, 然后换上韵律衣出来跳给访客们看, 她的韵律衣虽然都是保守型, 但丰满的身材常让宾客们留下深刻的印象, 其中有些男宾客会想尽办法单独再来, 但总有我与我爸爸在家而无法得逞.

  由于我知道我妈妈常用电动阳具满足自己, 因此我开始有些邪恶的想法, 但都不敢去做, 直到我当兵去为止.

  我在台南战斗部队服役, 由于都是长时间在出操上课, 或对抗演习, 一两周才放个一天假, 因此部队同袍一到假日几乎都去找女人, 有女朋友的就找女朋友, 没女朋友的就找鸡, 有钱的找年轻的, 没钱的找阿嬷级的.

  有一次师对抗, 我们的单位不但胜了, 而且大胜, 师长高兴之余, 下令战斗单位放三天荣誉假, 由于此事突然, 因此大家一时间都不知道要去哪里, 黄班长与张班长照例又把我排在跟他们一起第一梯放假, 就在吃完早餐后, 就宣布休三天, 我跟他们两个到了台南车站徘徊, 他们问我去哪, 我说我除了回家根本没地方去, 他们两个也想破头, 他们想玩, 但三天却太长, 突然间我想到我老爸说他这礼拜去日本, 家里有空房, 于是我就跟他们说要不要来台北, 到我家住两天, 他们两个一听大喜, 说台北他们好久没去了, 到台北玩台北鸡也不错, 于是我们就立即买了最近一班的自强号往台北出发了, 我心中也开始有了异样的想法, 在火车的途中, 我提出想办法来打听出妈妈那些裸照的事, 两个班长也欣然同意.

  过了四个小时到了台北, 我们搭计程车回我家, 车上跟运将谈台北的鸡事, 遇到了一个同道, 不过他是玩宝斗里的, 那种货色我的班长们可是一点都没念头, 我家在一栋七层楼的公寓5楼, 我们搭电梯上楼, 电梯门才开, 就听到振耳欲隆的音乐声, 我猜应该是我妈在跳韵律舞, 她约45岁, 身材丰满, 有着中年女子特有的浑圆气质, 酷爱妈妈韵律舞, 常到处与其他韵律妈妈们上电视做示範表演, 偶尔替一些公益团体表演韵律操, 我身上带有钥匙, 我不想打断她跳韵律舞, 更想让她的身材挑逗两位班长, 因此我就用身上钥匙把铁门悄悄给打开.

  我请他们先坐着喝茶后, 我便进去我妈妈房间, 听到她正在浴室洗澡, 我隔着门问她中午会不会出去, 她说不会, 并问我说我朋友是否马上会走, 她不好意思出来见他们, 我跟她说他们要住两天才会跟我回去, 只见我妈不答话, 我就再敲门问她是否不欢迎他们, 她声音颤抖的说了一声, 不是啦, 没事, 我等会洗完就出来.

  我会到客厅, 看到黄张两人一见到我就立即交换眼神并停止谈话, 我也不以为意, 跟他们说我妈妈在洗澡, 她欢迎你们来我家住, 等一下她洗好澡就会出来, 我们一起泡个茶, 晚上再一起吃饭, 他们两个也随口应付了一声, 好ㄚ.

  这中间我一直在帮忙泡茶与準备零食, 由于大家相谈甚欢, 于是下午的尴尬也就随之散去, 到了傍晚, 我们一起去吃了一顿饭店的丰盛西式自助餐, 其中黄班长与张班长对于生蚝特别锺爱, 两个人各吃了十几颗, 我心理很清楚他们想干什幺, 我跟我妈妈说他们在台南也一天到晚吃这种东西, 听说对身体很补, 只见妈妈笑了笑, 并说你也去吃几只补一补, 我与班长们听了都哈哈大笑, 我说, 他们才需要补, 他们一天到晚在玩游戏, 我可没有, 只见妈妈很娇羞的的笑着把头转开, 不敢直视两位班长.

  回到家后, 我把我的卧室清理乾净, 并把地上再铺了一床棉被, 準备给两位班长睡觉用, 我则打算睡客厅沙发, 黄班长提议喝酒, 要不然睡不着, 我说好ㄚ, 于是就把爸爸平常放在酒柜中的白兰地拿出来, 在客厅茶几上摆开, 大家边喝边聊, 我妈妈也坐下来与我们聊天, 因她穿着旗袍, 不是裸露着左大腿就是要裸露着右大腿, 黄班长与张班长两人看得眼福饱饱, 由于酒兴浓厚, 大家谈得很高兴, 黄班长与张班长轮番像我妈敬酒, 也设计我敬了我妈妈好几次, 平常不喝酒的她, 整个脸醉得红红的, 还好是十一月天, 天气刚好不热不冷, 没开冷气, 但酒过三巡后, 大家就觉得热起来了.

  黄班长胆子很大, 先声明他要打赤膊, 于是我们三个人眼光一齐望着我妈妈, 我妈妈很腼腆的点点头, 黄班长就咻的一声将他的T恤给脱了下来, 只见他古铜色的皮肤, 壮硕的胸膛, 任何女人见了大概也都想要靠上去脸贴着过过瘾, 我妈妈看得脸色飞红, 急忙藉口说去洗手间起身而去, 就在这时, 我发现她喝了不少酒的她, 起身的动作有点慢, 而且是搀着沙发扶手才能站起来, 当她翘着腿分开时, 到她站起来, 大约有几秒钟, 黄班长与张班长两个人可以直接看到我妈妈大腿深处的内裤, 我妈妈似乎也无法收起微张的大腿, 大概是不胜酒力, 我心中大喜, 赶紧扶着她进去房间内.

  进到房间, 妈妈坐在床上, 叫我打开衣柜替她拿运动衣, 她说穿旗袍包太紧, 身体不舒服, 我在想是酒力发做, 乳房涨大, 因此不舒服, 于是我告诉妈妈说运动服也是紧身的, 一样不舒服, 换睡衣好了, 妈妈说也好吧, 你拿那件黑色长睡衣给我, 就在我拿的同时, 我发现了一件粉红色的性感内衣压在长睡衣之下, 我赶紧摸了一下衣质, 不但薄而且透明, 于是我内心立即激起一阵莫名的高潮, 我拿起了这件粉红透明内衣, 并抓了一件短浴袍给妈妈, 妈妈看了吓一跳说, 你怎幺拿这件给我, 我笑了笑撒娇说我没见过妳穿这件, 穿穿看嘛, 她好气又好笑的说好啦, 真受不了你, 我心想, 酒的力量真的是无远弗界.

  她叫我先出去, 她上个厕所就来, 我就先出来与两个班长喝酒, 这时两个班长已喝了不少, 长裤也脱了, 都只穿着三角内裤, 巨大的肉棒顶着裤子简直要跳出来, 张班长毛茸茸的身体也是我平生仅见, 他们两个一见到我就问你妈妈呢? 我回说去睡了, 这两个人一起唉了一声, 好失望的语气, 我笑着说, 骗你们的啦, 她在更衣, 等一下出来陪我们喝酒, 两个人立即精神抖擞的又喝了一杯. 我便立即又敬他们酒, 心中窃喜, 我多年来的梦想就要成真了. 我告诉两位班长, 因为她是我妈妈, 请你们手下留情, 并请你们先逼问她实情再玩她, 他们两个都点头说, 阿豪, 这种事交给我们, 我说我要假装喝醉, 免得妈妈下不了台, 于是我就回到妈妈的房间.

  这时我听到张班长赞美的说, 伯母, 妳的身材真好, 妈妈挣扎着想站起来, 无奈却被张班长孔武有力的双手环抱着, 此时听到妈妈颤抖的声音说道, 张班长, 你要干什幺…, 只听张班长嘿嘿一笑, 对着妈妈说, 伯母, 妳想现在我们能干什幺.., 妈妈说不行, 阿豪在客厅ㄚ, 黄班长接腔说, 没关係啦, 你儿子醉倒了, 依我们的认识他明天中午前起不来的, 伯母妳就别在意了, 只听妈妈答了一声, 嗯, 我内心怒火立起, 心想, 这个淫女人, 也好, 今天晚上一定要有个答案出来, 就轻轻的把眼睛转过来偷瞄妈妈与两位班长.

  妈妈与他们再度互相乾杯喝酒, 由于我已装醉, 妈妈解除了心防, 张班长把妈妈扶起坐正, 并要求妈妈脱光衣服陪他们喝酒, 妈妈竟然很熟练的站起来把浴袍跟透明内衣给脱了, 并拿着椅垫放地上, 跪在上面帮他们倒酒, 天ㄚ, 一个我心中认定的良家妇女竟然乖乖的自己脱光衣物, 跪在两个玩遍台南洛翅仔的杀手之前斟酒, 这不是我在台南酒廊里面的脱衣陪酒小姐的翻版吗? 只见两位班长眼睛忘着妈妈浑厚的乳房直瞪, 妈妈熟练的倒酒与敬酒, 拿卫生纸帮两位班长拭汗, 两位班长边喝边揉着妈妈全身, 时而听见唉吆唉吆的淫叫声, 我猜应该是他们开始用指头功在抠妈妈的洞穴了.

  妈妈从房间走了出来, 我听到黄班长说道, 伯母, 你已经把衣服换好了ㄚ, 我还以为妳会不穿衣服出来呢? 张班长哈哈笑了两声, 只听见妈说道, 嘘, 我拜託你们两个小声一点, 不要吵醒阿豪, 黄班长故做不小心状说, 对对, 不要吵醒阿豪, 我们先谈正事, 于是三个人就在沙发上坐了下来, 黄班长说, 伯母, 我们今天两个要去洗三温暖, 晚上才回来, 因此妳今天可以陪妳儿子, 妈一听大喜, 说道真的吗? 张班长点头说, 当然是真的, 阿豪回台北路上有特别交待, 只准我们晚上回来睡觉, 白天不招待我们, 说完三人一起呵呵笑, 我看到妈点点头说是ㄚ, 晚上回来陪我睡觉就好了, 真是有够淫的, 我心想.

  等到妈妈送他们出门后, 我才假装睡醒, 妈妈很紧张的走到我旁边坐下, 问我睡得如何, 我说睡得很舒服, 并假装大吃一惊的问妈妈说, 妈妳怎幺穿这件衣服, 只见妈妈娇羞的说, 妈妈好久没穿过这件衣服, 今天想穿穿看, 我眼睛直接瞪着妈妈的胸部说, 妈, 妳穿这样很性感, 妈妈脸色全红的说, 傻孩子, 我又没有露出什幺东西, 哪有性感? 出门时我还有一件批肩, 在家里就不需要啦, 比我那些韵律装好多了, 这件衣服是连身的, 比穿裙子有安全感, 于是我也假装同意的点点头说, 好好, 妈妈说好就好, 妈妈听了也似笑非笑的笑了下, 就站起身来说要做早餐给我吃, 我心里真高兴, 心想今天绝对是伟大的一天.

  吃早餐时妈告诉我两位班长已经出去了, 晚上才回来, 我把握机会跟妈说, 妈, 今天我想去以前常去的红人PUB跳舞, 太久没去了, 好想念我当兵以前常跟朋友在那边聚会跳舞的情景, 妈停了一下后说, 我跟妳去, 我假装吃惊的说道, 拜託, 去那边跳舞哪有人带妈妈去的, 何况我还是一个男的, 会被笑死, 妈妈想了一下又说, 那有什幺关係, 我也一天到晚在外面跳韵律舞, 我说道, 这两种不一样啦, 笑死别人啦, 妈妈还是说要去, 我说那万一有人问起来, 我无法回答妳是谁ㄚ. 妈说你不会说我是你的朋友吗? 我说哪有年纪这幺大的朋友, 妈说不管啦, 反正今天一定要跟我去就对了, 我偷偷邪笑, 说了, 好吧, 就说是我公司同事好了, 妈问道, 这样好吗? 我说没问题, 但是在舞厅时绝不可说是我妈就对了, 妈说好吧. 于是我就去换了衣服带着妈妈出门了.

  妈问我说, 要去哪里, 我告诉妈说, 我跳了那幺久的舞, 想去泡个温泉, 妈说好ㄚ, 去哪里泡, 她好久没泡过温泉了, 我说当然去北投, 妈说好, 听说那边有好多不错的温泉屋, 于是我们就拦了辆计程车过去北头, 计程车运将在停车载我们时就瞄见了妈的那副迷人身材, 加上毫无遮避的透明洋装, 司机色瞇瞇的一直从照后镜看着妈的胸部, 我不以为意, 顺便问了运将, 北投哪一间温泉旅馆价格实在设备不错, 运将贼头贼脑的想了一下说, 有一家叫春之风温泉宾馆不错, 我说哪里不错, 运将说休息一次只要800元, 附私人温泉浴池, 设备又新又好, 我看着妈, 妈点点头说好, 于是我就叫运将载我们去春之风.

  车子到了春之风, 我一看外表就知道是典型的炮馆, 但还是走了进去, 柜台小姐见到妈妈的穿着, 以为是新来的陪洗女郎, 直问她是哪一线的, 妈摸不着头绪, 看着我, 我告诉柜台说, 她是我同事, 不是鸡, 柜台与妈妈均恍然大悟的笑了笑, 柜台问说要哪一种房间, 我说最有情调的那种, 于是我就拿了一间巴黎风味的温泉套房, 妈进了房间一看说道, 哇, 装潢真的很华丽, 只见一个圆形的水晶床, 落地透明的温泉池, 四面八方都是镜子, 天花板则是巴洛克艺术造形, 正中央一位裸体女神带着几个小天使在天堂的画面, 我把门关起来反锁后, 进去温泉浴室看了看浴池的样子, 只见池子是一个小楼梯连接的约两人份的石头池, 温泉水从旁边的管子源源而出, 满溢后再顺着池边的引水孔排出, 整个房间没有死角, 连池旁不远的马桶都在透明防雾玻璃下无所遁行.

  作者: 狐生

  后记: 文章的内容真实的部份为, 我与两位班长看见妈妈穿内衣裤跳韵律舞那段, 妈妈穿着高叉旗袍坐在两位班长面前喝醉站不起来而春光外洩那段, 妈妈穿着低胸洋装(未戴奶罩)在管理员面前俯身寻找信件签名栏那段. 其他的碍于各当事人的名声, 我不方便透露情节真假(起码有一半是真实的), 就留给各个可爱的网友自己用丰富的想像力去落实整个故事吧, 我周遭的女人故事很多, 我会再写几个给大家分享的.

  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