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  »  都市激情  »  小麻的故事

小麻的故事

      

小麻,是一个很可爱的女生。应该说,她浑身上下没有一处不可爱。从国中开始,她就常常收到情书;来自学长、或者来自同学。高中的她,香嫩气息配上姣好的瓜子脸、窈窕的身材配上甜蜜蜜的嗓音,让她成为全校男生私下票选的校花第一名。可惜小麻到今天,年近三十岁了,仍是男朋友一个换过一个,留得住人,留不住心;就算留住了心,也总是不会长久。为甚幺?我问过她,她笑笑的摇摇头,跟我说:「唉,男人,总是喜新厌旧嘛…」

然后轻轻的给我一个吻,告诉我再用力些推进。那年,她高中,平均三天接到一封情书。炙手可热的程度让其他女同学都嫉妒在心。情窦初开的她,在这些追求者中选择了一个高大、英挺、帅气的学长,一个全校许多女同学都在暗恋的对象。她生命中的第一次,发生在这个学长的家里。那年她高二,学长高三。没想到这个她生命中的第一个男人,第一根老二,背叛了她。把整个过程录音下来,拿去班上与好友分享。

小麻的那一句「恩…已经比较不痛了…喔…舒服…恩…好舒服…」

让她在校园内赢得了「舒服姊」

的称号。风言风语就像一串断了线的念珠,滴溜溜的滚落得地上四处皆是。窃笑、耳语、鄙夷的眼神,让小麻又是酸楚又是心痛的下了跟学长分手的决定。巨大的空虚在分手的第三天铺天盖地席捲而来,那一夜,她在床上翻来覆去,渴望有个温柔而强力的怀抱。于是她拿起电话,拨给不久前在路上跟她搭讪的大学生葛格。当晚,在充满惊奇的夜游之后,大学生葛格带她回寝室,同时填补了她心灵与肉体上的空洞。

小麻在接下来的岁月里,踏入了一个她从未接触过的领域。大学生葛格带她去垦丁参加春天吶喊,那是她学校里的追求者们不会做的事情;大学生葛格骑着重机带她飙山路,教她如何分辨大麻的好坏,这些都是她学校里那些疯狂的崇拜者们做不到事情。

曾经,有个隔壁班的男生想要每天载她回家,…可是是骑脚踏车。现在,她觉得想到就好笑。曾经,有个同班的男同学想要追求她,每天用心的写情书,加上很多风花雪月的字句,现在,她觉得那些都是华而不实的词藻,一点屁用都没有。连买个一打戴瑞斯都要想办法挤出钱来的高中男生,她打从心里感到厌恶。不久后,小麻上了大学,原先的男友—那个大学生葛格去当兵了。

人家说大一娇、大二俏,原本就长得很正的小麻从入学的第一天起,便引起一阵旋风般的骚动,想要请她吃宵夜的男生足足可以排队绕校园一圈。

原先的男友在她开学一个月后被判出局,那时,他才刚下部队。小麻听得出电话另一头的他在哭泣,可是来自下体,学长那猛烈、让她酥麻的撞击力道,使小麻完全不感到狠心与愧疚的告诉对方:「我们还是结束吧!我无法忍耐长时间等待你当兵的痛苦、空虚、与寂寞。」

这个学长是一个很喜欢跑趴的人,他几乎每晚都带着小麻去夜店玩乐、喝酒。当然,学长家里有钱得很,酒钱跟入场费落不到小麻头上。

小麻跟着学长,玩得很疯。反正笔记有班上的阿宅提供,考试有重修的系上学长罩,书不用自己念。而且小麻发现到一点:往往主动来教她功课、借她笔记的男生们,或者考试时尽心尽力罩她的系上学长们,事后都还希望她给个机会,让他们请她吃饭或看电影。

这把小麻给搞迷糊了,…不是明明应该是自己想办法答谢对方吗?怎幺答应让对方请自己,好像就是对对方最大个酬谢呢?不过,还算聪明的小麻很快就搞懂了这点。她发现这世界上最重要的一条规则,而这条规则只适用于正妹—像她这样的正妹。于是每当她想看某部电影,便打给某个曾借过她笔记的男生,告诉他:「人家好想看某部影片喔…,你可以陪人家去看吗?」

当然,每个接到电话的男生都是立刻答应。而且,她从来不需要出电影票钱,因为她只要假装一下,对方立刻会说:「不用啦,这点小钱我出就好。」

每当她想吃顿好料,便打个某个曾来帮他修过电脑的阿宅,告诉他同样的话语:「人家好想吃甚幺甚幺….你可不可以带我去吃阿?」

然后尽量点、尽量吃,在结帐时也是假装看一下帐单,说句:「哇!没想到我们吃的有这幺贵..」

,然后装出个无辜可怜的表情,包準那个男生会故做大方地告诉她一点都不贵,然后假装阔气的拿出钱包,喊声「结帐!」

这些技巧在她连续换了三、四个男朋友之后才比较熟练。虽然如此,她还是没存到甚幺钱,因为生活费都花在买衣服、鞋子、保养品上了。因为只有悉心打扮过后,她才能从男人身上称心如意的得到她想要的东西。大部分的男生之所以被她甩,都是因为交往之后变得越来越小气,或者当自以为得到她的身体,就是得到她的心灵后,便开始管东管西,约束她的一举一动,令她喘不过气来。可是她的灵魂深处早已有一种渴望,一种对新的男人的渴望。

因为新的男人会带来新的视野、新的世界、给她的生命注入新的活力,会送她不一样的礼物、会带她去不同的场合,…甚至是新的做爱方式。逐渐地,男人们开始重叠到她的生命中,不再是一次一个,有时候,同一时间内,会有好多个。

高壮的猛男是在下课后,用来安慰她疲惫身躯的;斯文的型男是她跟姊妹淘出门时,用来炫耀的;家中有钱的小开是在她想去逛街时,提东西和付帐用的。

她发现只要她在床上尽力扭动屁股、用力夹紧阴道、耐心舔舐对方小弟弟,让男生想怎幺射、就怎幺射,每个男人都愿意带她去任何她想去的高档MOTEL、吃任何她想吃的美食。这点在她终于大学毕业出社会后更明显。曾经有某个公司老闆,在面试完后,私底下问她晚上可不可以约她出去。她露出了个迷死人的甜美笑容婉拒后,当晚那个老闆又不死心的打电话来嘘寒问暖。她知道这招「欲拒还迎」

成功了,找了个理由:「我养的狗狗好像不舒服ㄟ…」

那个老闆立刻在三十分钟后开着香槟金的LexusLS460来她住处楼下。隔天早上她才回到家,当然,看兽医不用那幺久。不过,她的狗狗被医好了—但是她没有花到半毛钱。不过,她的肚子填饱了—但是她从没吃过那幺贵的日本料理。而且,她是第一次睡在一个晚上要价万把块的房间里。第三天她才去上班,原本应徵总机小姐的她,直接变成了董事长特助,薪水也跟着三级跳。

但是,这样的好日子持续没有多久,跟其他的男人一样,这个人虽然比较年长、比较位高权重,对她的百依百顺和喜爱还是只持续了几个月,她输给了新来应徵秘书小姐的一个可爱新人。于是她狠下决心,黯然地离开这间公司。之后,她又换了好几个工作、好几个男人。

但是同样地,她总是可以从不同的男人那得到她想要的任何东西。除了真心。前几天,我遇见小麻,她跟我是多年好友(砲友?)。我问她最近过得好吗?她耸耸肩,告诉我出社会这几年,工作老是一直换,一直没有稳定下来。我再问她,感情生活如何?她耸耸肩,告诉我:「唉…你们男人阿…都是喜新厌旧….」

我笑了笑,因为每次见面都听到她说这句。不过,这次小麻又补了句话:「唉…,青春无敌阿….,我花了那幺多精力和时间在保养自己的脸和皮肤、身材,还是越来越觉得敌不过那些刚出社会的小妹妹啰……」

我听了之后,侧着头想了想,亲吻了一下她的额头,有点心虚的安慰她:「放心,小麻,妳现在快三十了,跟她们比起来,多了些成熟女人的韵味;更加地吸引人,也越来越有魅力;再说,妳还有比那些小女生丰富多了的内涵呀!」

这句话说得很假。因为我真正想说的是:「以色事人者,色衰而爱弛。」

而且我一点都不觉得她有内涵,因为她从年轻开始,便把用来充实自己的时间全花在打扮外表以及玩乐上了。可是,那当下我说不出口,因为我的老二正插在她身体里;插在她已经被很多人插过的身体里。所以我只好撒谎。撒着跟那些为求一时爽快,而口不择言的好色之徒一样的谎言。这是一个正妹,小麻,的故事。一个令人有点惋惜、有点欷嘘,但还是会想趁她年轻,多跟她干几砲的正妹的故事;一个假如是我女儿,我会想把她掐死的女人的故事。